繁体版 简体版
黑泥小说网 > 太极之上 > 第七章 玄清

第七章 玄清

俗事弟子,虽有弟子之名,可却没有正常内、外室弟子的待遇。这外室弟子,便是嫡传弟子,基本都是观内长老的家人子弟。而外室弟子,则是由朝廷举荐,多为皇亲国戚的官员子弟,其地位可见一斑。

可俗事弟子,是观内最低等的存在,就相当于下人,干的都是一些服侍人的事儿。除了辛苦之外,还常常被长老们训斥,被同为下人中的先来者欺负。

这一点,初来的三人并不知晓。而先前李一明一直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。现在终于明白了,原来是狗子这家伙是瞎猫碰见死老鼠,误打误撞的以为塞点钱就能进来当弟子。可谁知道,这弟子和弟子是不一样的。

合着就是花钱进来给人打杂,越想越觉得这个生意亏到了姥姥家。本为商人出身的一明,可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亏本生意。可现在又能如何呢?只能先硬着头皮,且听这个老道士的安排。

这个道号守勤的老道士,看这样子就不要好相处。一进门就如此苦大仇深,一脸不屑。恐怕不是狗子给钱少了,就是这个叫子月的道士中间克扣了不少。想到这里,李一明就感到后悔,若是自己亲自来办这个事,现在恐怕会是另外一个结果。

老道士在人事薄上面圈圈点点,半眯着眼,对三人上下打量了一番,扯着他那独有的公鸡嗓子,说道:“李一明,火灶房墩菜弟子,可收到?”

“收到。”一明回答道。

“王德彪,洗衣房,担水弟子,可收到?”

黑毛回答道:“收到。”

“王德红,嗯…”当说道狗子的时候,老道面露为难之色,拿着人事薄在那里翻找了一下,最近点了一下头,说:“王德红,菜园房,夜香弟子。”

“噗嗤。”除了狗子之外,包括在一旁的子月小道都笑了起来。

狗子在一旁有点懵,也不见众人为何发笑,可转念这么一想,夜香、夜香,这不是一个倒屎倒尿的吗?

老道见众人发笑,觉得有损威严,训道:“笑什么笑,有什么好笑的。这俗事弟子的差事,可不分高低贵贱。能在这里沾点仙气,可是你等八辈子修来的福分。”

“是是,老真人说的是。”一明幸灾乐祸地回答道。只留狗子在一旁兀自傻眼,有苦难言。

“嗯。子月啊,你带去交给他们各自的管事罢。”然后手一挥,拿着人事薄便离开房间。待他走后,房间内的三人齐声大笑了起来。

狗子在那里哑巴吃黄连,忙上去找到子月道士,说道:“咱这能不能换一下。”可又不敢多说些什么,估计怕被一明发现这其中有些什么猫腻。

这能有什么猫腻呢?无非就是钱没花够,回去又不主动报账。这个二道贩子,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子月道士也觉得有点意外,但事已至此,恐难再有所改变,只是以他的地位做不到的。也就安慰道:“你别看是个夜香弟子,这可是一个肥差。”

狗子听这么一说,心里面早就把这个叫子月的道士骂了几百遍。一个倒屎尿的差事怎就是个肥差了?正要发问,子月抢先道:“这个嘛,你以后就知道了。”

说罢,也就不再理狗子,对其他人说:“师傅已经把你们的差是安排妥当了,牢记这大小五戒,可不得犯,要是犯了,我这引路人也会受到牵连。好了好了,我这就引你们去见各自的管事罢。”

狗子估计还没有从那屎尿的事里反应过来,忽觉的马上就要和开始屎尿打交道了,跟在众人身后,不言也不语。

这和之前的生活,可谓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即便在没有跟一明这个大哥之前,自己在乡下也是霸王般的存在。可现如今,真他妈的憋屈。

就看向一旁的黑毛,这里面也就他最老实,也最好说话,抓着他说:“老弟,你看老哥这体弱多病的,哪能干得了这个,要不咋俩换换?”

黑毛虽然人老实,嘴巴笨,可一点也不傻。他想到以后每天都要和夜香打交道,也泛起了一整恶心,怎么可能轻易和他换。

但也不能明说,可怎么说,既不得罪人,也能把这个事推了,对于黑毛来说,可是一件难事。

一明见状,心想这要作弄一下他,在一旁起哄道:“二弟啊,这个可是真人安排的,哪能说换就换。”说完,就对一旁的子月使了一个眼神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